"饭圈"整改后续:艺人数据断崖式下滑 跌幅达数十倍

2021-09-06 14:14 来源: 深水娱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深水娱9月6日报道 中央网信办《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下发一周时间,就目前娱乐圈内表现而言,相关主体从艺人、经纪公司、平台,到下面的数据公司、粉丝等,尚处于集体噤声的状态。

最近两年,多部门对娱乐圈的监管层层加码,文旅部、宣传部、广电总局、各种行业协会,均先后下发过相关通知,三令五申,批驳“饭圈”乱象,但结果却仍有种种丑闻变着花样涌出,并且不断刷新人们的三观。出了问题,解决的办法无外乎劣迹艺人被封杀,集资平台被下线,各种排名榜单被关,这些方法大多都是以堵代疏。但是,经纪公司年年推新,平台规则时刻在改。一名长期关注各类榜单的业内人士下了这样的结论:关闭了榜单,但是并没有关闭粉丝攀比的心,也没有改变流量明星还是要通过流量获取资源的现实,这是数据的本质。

据了解,此次整顿涉及的相关主体,都在紧急磋商实施细则,网络平台、经纪公司、粉丝群体,这三者未来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绑定,主管部门如何有效对其实施强监管,目前看来,仍待破局。

噤声

数据下滑是意料之中的事。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两天以后,美佳统计了娱乐圈50名流量艺人,在过往两个月内六个时间段的超话发帖量,以及新增粉丝数据,结果显示,除极个别顶级流量艺人外,绝大多数艺人的数据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一名走红许久的艺人超话发帖量最高时单日8万条帖子,《通知》下发后降至3000,降幅达数十倍。

美佳长期在海外工作,业余时间她喜欢自己统计一些流量艺人的数据,包括各种热播剧数据、艺人生日微博数据、转发官媒微博数据等,发布在自己的账号上。但是近日,她暂时不会这么做了。美佳发现,最近只要在微博有一点“引战”的意味,就会被封号。数据的缺口越来越多,统计也变得越来越无聊。

艺人发微博的频率在降低。美佳留意到,整改后连续几日,几乎没有流量艺人发原创微博。艺人集体噤声让她也无数据可计。

粉丝的变化也很直观,顺势“躺平”成为绝大多数粉丝的选择。久久得知榜单取消的第一反应是“开心”,在电话里都笑出了声。“以后可以不用为了数据,花那么多心思。”久久在高中时成了一名追星女孩,有好多“墙头”,追得不亦乐乎。大多时候,她觉得网上的吵架“没道理没逻辑不理智”,但是遇到营销号拉踩挑起争论,还是“不能接受”。

在整改消息出来后,她所在的粉丝版块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前的“数据组”改成了“安利小分队”,以前备用控评的“养号群”变成了隐晦的“用户基地”,做数据改成了“高楼大厦”,所有的动作目的只有一个:担心封号。

微博的谨慎不无道理。作为体量巨大的开放式互联网社交平台,微博是“饭圈”重要的聚集地。这次整改中,涉及平台的内容占了一大部分。足以彰显平台在“饭圈”乱象中的责任之大。

《通知》下发后,微博随即取消了超话社区关于明星个人的排行榜。同时,微博也开始排查解散“饭圈”十分活跃的打投群组,共排查出159103个用户进行了刷量行为。

爱奇艺作为今年5月“倒奶事件”的责任方,其创始人龚宇早早地便宣布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

各种数据公司的榜单也在整治之列。这些“两头吃”的数据公司问题集中在粉丝集资应援打投上。整改消息一出,“饭圈”常常使用的寻艺、明星权力榜、艾漫数据等榜单随即下线整改。

此外,一些经纪公司垂直运营的APP如“口袋48”,也做出响应。经纪公司在站内发布消息,对所有“应援会”“后援团”“打投组”“反黑组”等字眼的相关账号进行昵称重组。下面还有粉丝提醒,“赶紧隐藏应援榜入口,别首页展示了”。

有一部分粉丝对整改的消息表现得比较悲观。美佳也收到了一些粉丝的私信和评论,建议她做做某个艺人的数据。美佳发现部分粉丝有一点慌张,“积分没了,靠什么排名呢?”美佳注意到,在积分取消之后,明星超话一度出现大量发帖的现象,各种投票贴,数倍到数十倍的增长,“比之前还要‘水’”,她们集体担心,自家哥哥“排名掉了怎么办?”

疯狂

本轮整改的板子首先打在了各种榜单身上。榜单是粉丝一切疯狂应援的缘起。在数据上“压对方一头”几乎是所有应援粉丝的共同心理。选秀节目表现得格外明显,节目里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人气对比高下立判。久久作为其中一名爱豆的粉丝,当然要力争压过对方。

在她眼中,她的爱豆虽然出身于单亲家庭,但聪明,乖巧,懂事,综艺感好。高中的学习压力很大,她坚持每晚到家后一次性发20多条微博,为爱豆应援。这是她作为数据组粉丝的责任。

爱豆的原创微博、商务官宣微博、综艺节目的微博是数据组维护的重点。碰上综艺节目很多艺人同时宣发的时候,控评就成了重中之重,“数据组不会明说‘压过谁’,但是粉丝会被鼓励超过那个人。”

今年年初,她的爱豆参加了爱奇艺出品的《青春有你3》。节目官宣后,所有粉丝都卯足了劲儿帮爱豆冲榜,数据组几乎是24小时运转。久久用自己的4个账号来回切换做数据,签到,转评赞,固定模板盖楼发帖,带名字转发增加曝光,每天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用在数据维护上。

这种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饭圈”行动经过三五年的沉淀后,在互联网上的声量不容小视,一经号召,“饭圈”便如蝗虫过境,所到之处寸草不生。2019年很多官媒也引入了“饭圈体”文案,主流媒体的默认将“饭圈”文化推到了顶峰。

话说回来,粉丝维护数据花费的不仅是大量的时间,氪金才是粉丝经济的核心,也是各个平台发布各种榜单的动力所在。久久也是为爱豆氪金的小富婆。集资打榜时,她先后为后援会贡献了五千元用于买奶票。粉丝的这种行为演变发酵了后来轰动一时的“倒奶事件”。截至节目停播之前,爱豆的集资数额接近千万。

粉丝投入了真金白银期待换来爱豆的C位出道。在近几年的选秀节目中,粉丝的态度对爱豆在节目中的排名影响甚重,从杨超越和利路修的走红略见一斑:一名艺人的专业能不能打不是最重要的,她(他)有没有人气才是节目及背后的资本最在意的。

有网友在社交媒体统计,《青春有你3》前20名选手集资总额为1.06亿, 按照郑爽片酬1.6亿单位换算,《青你3》决赛集资总额等于0.66爽。

按照以往的惯例,节目结束后,后援会都会公布资金明细,但是随着《青春有你3》终止录制,集资花费和去向也不了了之。

公众视线以外,一些经纪公司自己运营的粉丝社群也存在巨额资金流动。相比头部的网络平台,这些低调的粉丝APP属于闷声发大财。有人士统计,丝芭传媒8月结束的第八届SNH48总决选投票总数突破4000万,折人民币已经过亿。

很多时候,艺人背靠的经纪公司,对粉丝集资打榜的行为态度暧昧。即便有头部公司公开倡议粉丝理性消费,拒绝非理性应援。但是久久说,“榜单就在那里,排名直接显示自家艺人火不火”,而且在选秀节目中,所有经纪公司对粉丝集资的行为都采取了“不干预,不引导”的默许态度。如此大体量的资金流动,却长期游走在监管盲区,必然不是件长久之事。

榜单、数据、集资,这一系列动作背后串联起了粉丝、经纪公司、平台、品牌资方,搭建了“饭圈”经济这个基本盘。经纪公司想借粉丝经济割一波韭菜,而平台搭建舞台,制定游戏规则,要为品牌方赚回远超投资额的巨额回报,所有人既想享受粉丝经济的红利,又不想承担引导粉丝的责任。于是,“倒奶事件”发生了。这次事件不仅撞到了《反食品浪费法》的枪口上,更能窥见平台和资方的吃相之难看,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刹车

大盘既然已经转动,便不会有人轻易退出,游戏规则层层加码,畸形的“饭圈”文化哺喂出畸形的偶像。年初人气小花郑爽代孕被曝光,今年7月吴亦凡涉嫌强奸被逮捕,艺人的塌房方式一次次扩充着吃瓜群众的脑容量。

今年2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率先发布了《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首次明确演艺人员应当遵守的从业规范,并根据违反行为实施不同程度的行业惩罚。

事实证明,对于文化程度不高,又极度自负的贵圈艺人而言,光靠“自律”远远不够。“断臂求生”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没有从业门槛的经纪公司身上。吴亦凡事件的恶劣影响催生了又一轮更加严密的行业整顿。

微博作为平台主体,在上半年也密集发出多个业务板块变动通知。半个多月前,明星超话“积分助力”机制宣布下线。在更早几天,微博已经下线了“明星势力榜”,这个比超话社区还要年长的产品,没有熬过它的“七年之痒”。

微博不是没有力保过这个王牌项目,在“明星势力榜”彻底下线之前,该榜单数次更新了计分规则。2019年,微博将“爱慕值”鲜花购买,调整成微博季度、年度会员每月免费获赠3朵、5朵鲜花。今年7月,“明星势力榜”关闭了送花通道,取消“爱慕值”。

行业强监管的背景之下,微博公布了2021年Q2财报。财报显示,微博2021年第二季度净收入5.745亿美元,同比增长48%;净利润为8100万美元,同比下滑59%,依然未能扭转增收不增利的局面。而相关人士指出,超话社区作为微博商业变现的突破口曾被寄予厚望。如今,部门监管触及了超话最活跃的版块。

明星的超话社区活跃度出现断崖式下滑,久久和身边的朋友在追星上早已“躺平”。自从选秀节目下线之后,她不再切小号为爱豆做数据了,每天只用自己的大号到各个版块签到,发帖,十几分钟搞定。“厌烦,懒,麻烦,”久久说,数据维护是个枯燥无聊的过程。

数据停下来,大盘也就慢了下来。优酷一档综艺的制片人邱邱负责的节目即将开始录制,但是突如其来的整改通知,让节目方和艺人方不得不重新评估彼此。“现在邀约艺人也比较困难,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沟通。而且也比较谨慎,不敢有太大的动作,”邱邱说,这波整改对新人的影响大,因为没办法在短时间集中大面积曝光,只能散点推,拍一部影视剧起码三个月,周期就会变长,现在整个行业都处在重新建立秩序的阶段。

破局

在过去一周,娱乐圈迎来史上最强监管。中宣部、文旅部、广电总局等多个部门先后对娱乐圈乱象敲响警钟。

中宣部下发通知,严禁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节目,禁止义务教育阶段未成年人参加偶像团组和线下应援活动,禁止劣迹艺人转移阵地复出,严格执行演出经纪人资格认证制度,打击各种形式的流量造假行为。

广电总局则明确指出,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严禁引导、鼓励粉丝以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变相花钱投票,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

消息一经公布,“养成系”偶像培养模式直接宣布终结。在该模式有过成功先例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和丝芭传媒,打击极大。

此时的娱乐圈,从平台到经纪公司,从艺人到粉丝,从资方到打工人,都被卷入了这场行业大变革中,试图从大变革中寻找破局之道。

文旅部发文要求规范演职人员商业行为,特别是要从严审批公职演职人员在所属单位外开展个人商业活动。虽然这项内容没有登上微博热搜,但在艺人间却引发了不少担忧。

一名经纪人分析道,一方面很多艺人有正式编制,担心被限制商业活动,而另一方面,更多的艺人游走在体制之外,担心自己以后接不到活。

这样的担忧并不意外。据了解,有几个顶级流量艺人已经开始向体制靠拢,考编传闻不断,有个别艺人已被成功录取。

而微博在整改通知下发一周后,才迟迟公布了响应措施。这次微博邀请了近50家流量型艺人团队及重点经纪公司,解析新形势,梳理新要求,宣讲了运营红线、历史虚无主义等内容尺度。

此前,赵丽颖粉丝群在微博拉踩引战,原本随着艺人发声已经平息的事件,被微博再次拉来做了反面教材。

而邱邱所在的视频网站,同样面临重建行业标准和评价体系的问题,“选秀节目不做了,需要重新选个赛道。”目前,大家都在观望,下任何结论都为时尚早。

经纪公司同样迷茫。某头部经纪公司的品牌公关小小说,他们正集体研究如何管好如此庞大的粉丝群,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十分棘手,“在粉丝眼里,经纪公司是敌人。”

粉丝与经纪公司究竟是什么关系?两者绑定有多深?经纪公司需要粉丝帮艺人维护数据吗?需要他们买代言吗?小小没有直接回答,转而说,“很多时候大家都是被大局势绑架了,‘内卷’得厉害。其实,这次‘清朗’运动就是要整体打破这个局面吧。”

潮水退去,数据,是否真能如粉丝所愿,帮助自己的偶像走向C位,还是仅仅成了粉丝的一厢情愿,目前来看,很难证实,也很难证伪。

在商务营销领域从业多年的广告人老亮看来,品牌方选择流量艺人的标准简单粗暴:一个是,想当然;另一个是,谁红签谁。“想当然”很好理解:品牌方按照个人喜好决定,看艺人与品牌的契合度。“谁红签谁”也很简单,看数据,在参考数据上,品牌方自会向专业的数据公司购买数据。

然而,粉丝费劲心思维护的虚假数据,会被数据公司设定的算法轻而易举地洗掉。如今,政策监管之下,数据被强制“脱水”,这个链条上所有主体努力维系的体面被撕开,流量艺人们都渐渐呈现出他们本来的模样。

(应采访对象要求,美佳,邱邱,久久,小小,老亮均为化名)

出品|深水娱

作者|张晶

(责任编辑:李思_NBJ1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