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观中国|南水北调展画卷

2021-05-13 21:27 来源: 新华社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新华全媒+|镜观中国|南水北调展画卷

新中国成立之初

毛泽东视察黄河时提出南水北调伟大设想

如今,通过这一工程

长江之水源源不断汇入

淮河、黄河和海河流域

勾画出南北调配、东西互济的水网格局

↑南水北调线路示意图。(来源:水利部网站)

↑南水北调线路示意图。(来源:水利部网站)

↑一江清水向北流
↑位于江苏扬州的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江都水利枢纽(2020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江苏扬州的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江都水利枢纽(2020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南阳淅川县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南阳淅川县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2002年12月27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正式开工,工程机械在位于江苏扬州宝应县的潼河工地上投入施工。

↑2002年12月27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正式开工,工程机械在位于江苏扬州宝应县的潼河工地上投入施工。

 ↑2003年12月30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启动,施工机械在河北省滹沱河倒虹吸工程作业。

↑2003年12月30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启动,施工机械在河北省滹沱河倒虹吸工程作业。

南水北调工程分东、中、西三条线路

分别从长江下游、中游和上游向北方调水

其中

西线工程是从长江上游调水到黄河上中游

及西北内陆河部分地区

目前正在进行前期论证工作

中线一期工程从丹江口水库引水

全程自流到河南、河北、北京、天津

全长1432公里

已于2014年12月通水

↑位于湖北十堰丹江口市的丹江口水库大坝(2019年11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湖北十堰丹江口市的丹江口水库大坝(2019年11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南阳淅川县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南阳淅川县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平顶山鲁山县的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沙河渡槽(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南平顶山鲁山县的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沙河渡槽(2019年12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这是跨越黄河的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2020年5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工程位于黄河南岸(画面下方)的河南郑州荥阳市和北岸(画面上方)的焦作温县境内,主要任务是安全有效地将中线调水从黄河南岸输送到黄河北岸。

↑这是跨越黄河的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2020年5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工程位于黄河南岸(画面下方)的河南郑州荥阳市和北岸(画面上方)的焦作温县境内,主要任务是安全有效地将中线调水从黄河南岸输送到黄河北岸。

↑位于河北邯郸境内的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及沿岸景色(2019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北邯郸境内的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及沿岸景色(2019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北石家庄境内的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及沿岸景色(2019年11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河北石家庄境内的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及沿岸景色(2019年11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北京房山的南水北调中线北拒马河暗渠节制闸(2019年9月3日摄)。

↑位于北京房山的南水北调中线北拒马河暗渠节制闸(2019年9月3日摄)。

↑南水北调中线天津外环河出口闸(2019年12月6日摄)。

↑南水北调中线天津外环河出口闸(2019年12月6日摄)。

 ↑在河南南阳淅川县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巡察设备运转状况(2015年11月27日摄)。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和渠首所在地,淅川县是南水北调水质的重要护卫者。

↑在河南南阳淅川县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巡察设备运转状况(2015年11月27日摄)。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和渠首所在地,淅川县是南水北调水质的重要护卫者。

 ↑工作人员在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监测水质(2020年11月12日摄)。

↑工作人员在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监测水质(2020年11月12日摄)。

东线一期工程从扬州江都抽引长江水北送

经过京杭大运河及其平行的输水航道

最终向北可输水到天津

向东可输水到烟台、威海

全长1467公里

已于2013年11月通水

 ↑位于江苏扬州的江都水利枢纽(2020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江都水利枢纽位于京杭大运河、新通扬运河和淮河入江水道交汇处,南濒长江、北连淮河,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

↑位于江苏扬州的江都水利枢纽(2020年11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江都水利枢纽位于京杭大运河、新通扬运河和淮河入江水道交汇处,南濒长江、北连淮河,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

 ↑工作人员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江苏扬州江都水利枢纽第三抽水机站巡检(2019年12月5日摄)。

↑工作人员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江苏扬州江都水利枢纽第三抽水机站巡检(2019年12月5日摄)。

 ↑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淮安水上立交枢纽工程(2020年11月10日摄,无人机照片)。

↑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淮安水上立交枢纽工程(2020年11月10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山东济南的南水北调东线小清河枢纽(2016年12月8日摄)。

↑位于山东济南的南水北调东线小清河枢纽(2016年12月8日摄)。

↑位于山东枣庄的南水北调东线台儿庄泵站(2021年3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山东枣庄的南水北调东线台儿庄泵站(2021年3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山东枣庄的南水北调东线万年闸泵站(2021年3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位于山东枣庄的南水北调东线万年闸泵站(2021年3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清泉奔流,南北情长

南水北调惠泽京津冀鲁豫

沉睡的河流恢复了往日生机

黄淮海平原地下水快速下降得到遏制

↑山东济南小清河及沿岸风光(2020年6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南水北调东线为泉城济南保泉补源、小清河补水提供了有力支撑。

↑山东济南小清河及沿岸风光(2020年6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南水北调东线为泉城济南保泉补源、小清河补水提供了有力支撑。

↑河北石家庄滹沱河景色(2021年4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滹沱河是石家庄的母亲河,干涸几十年的滹沱河重现生机,正是南水北调工程生态补水的结果。

↑河北石家庄滹沱河景色(2021年4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滹沱河是石家庄的母亲河,干涸几十年的滹沱河重现生机,正是南水北调工程生态补水的结果。

↑北京密云水库风光(2020年9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北调的“南水”输入北京的“大水缸”——密云水库,使其蓄水量大增。

↑北京密云水库风光(2020年9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北调的“南水”输入北京的“大水缸”——密云水库,使其蓄水量大增。

↑位于天津市城区的水西公园风光(2020年11月19日摄,无人机照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有效补给了城市生产生活用水,为天津市生态补水和减少深层地下水开采创造了条件,替换出一部分引滦外调水,有效补充农业和生态环境用水,水系循环范围不断扩大。

↑位于天津市城区的水西公园风光(2020年11月19日摄,无人机照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有效补给了城市生产生活用水,为天津市生态补水和减少深层地下水开采创造了条件,替换出一部分引滦外调水,有效补充农业和生态环境用水,水系循环范围不断扩大。

 ↑河南焦作市区南水北调干渠及两岸风景(2019年12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焦作是中线工程总干渠唯一从中心城区穿越的城市,主干渠两侧廊道美景让城市气质悄然而变。

↑河南焦作市区南水北调干渠及两岸风景(2019年12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焦作是中线工程总干渠唯一从中心城区穿越的城市,主干渠两侧廊道美景让城市气质悄然而变。

南水北调工程

是实现我国水资源优化配置

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大战略性基础设施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注定将是人类治水史上的一座丰碑

责任编辑:胡越 SN231